丹枫诗雨 回复本帖
梦锁孤音

进士

  • 141

    主题

  • 368

    帖子

  • 9240

    积分

【 丹枫】再见,情淡然 (五)

2019-10-27 21:42:19

 再见,情淡然 
·那些失去的爱情,只能回忆,若再延续,心便会排斥与逃离一一题记

“小丽姐,上次我让你给安装师傅带去的那把锁,到现在也没换上。你怎么跟安装师傅说的?今天客户打来电话大发雷庭,好好的家进不了屋,搁谁都急。”这是小丽的老板于总打过来的电话。
“我跟师傅说了,他当时还在忙着干活,听我说后还埋怨着说又要绕城一周去西街干活呢。当时我还又特意交待他媳妇了,我打趣说他全当拉着媳妇逛街旅游了,千交万待他别忘了去,地址和客户电话都在锁具盒上写着呢。我再打电话问一下吧。”小丽在电话里回应着,证明着自己的工作没有失误。

挂了老板的电话,小丽直接又给安装师傅打去了电话,一问才知,安装师傅那天跟本没去,这让小丽慌了神,本来想努力工作,做一个尽心的员工,却还是让工作出现了错误,没给经理撑面子不说,让客户干着急进不了门,是最大的失误。随后赶紧叮嘱让安装师傅给于总回个电话,交待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解决,不能拖也不准再拖了。

三方协商好后,(于总,安装师傅和客户)紧绷的心才稍微平静下来,匆匆吃了几口饭,赶紧去店里上下午的班。

原以为事情圆满解决了,谁知道上次给师傅的锁具不对,这就需要从店里拿上锁具给安门的师傅再次送去。小丽和于总找到了配套的锁具,正好店里有客户来选择门款,送锁的任务自然就由小丽去了,于总将客户的家庭地址发到了小丽的微信上,小丽拿起手机,带上锁具,出门向客户的家里赶去。

小丽是一个离婚的女人,打着零工养育着上高二的女儿,女儿虽然学习一般,但十分听话,性格开朗活波,单亲的家庭并没给她造成心理障碍,这让小丽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。相反,小丽情感上的不幸,让她处处都感觉低人一等,遇到有理的事也像自己没理一样,而她也没有一技之长,靠打零工挣钱的生活也是十分的拮据,为此,小丽更不愿与人交往了,平常两点一线的生活,几乎像一坛死水一样难起微澜,唯一的快乐就是面对客户时,自己用那张不得不微笑的脸赢来客户的订单。

小丽有二次婚姻一次恋爱,每一次的感情结束都是一道深深的疤。第一次婚姻,受不了丈夫的虑待,终于让浑身青紫的小丽拿起了法律的武器维护了自己的尊严,只带走女儿净身出户,也不要男方的托养费,只愿从此再无瓜葛。虽然是自己提出的离婚,依然给小丽的精神带来了极大的打击,在娘家呆了大约两年以后,小丽才慢慢从离婚的痛苦中走出来,找了工作,开始了打工挣钱的新生活。

女人无论你多强大,终归得有一个归宿,家才是最后停靠的港湾,小丽内心虽有芥蒂,但还是听从众人劝解,稀里湖涂又踏进红地毯,嫁给了一个农民,当了一个十二岁女孩的后妈。后妈难当,这是很多人都知道。小丽尽量做一个合格的后妈,偏偏这个十二岁的女孩天生性子野,手脚不干净,在多次好言相劝无郊后,小丽当着丈夫的面,打了后闺女,虽然抬手高,落下轻,为的只是吓唬一下。但后娘心肠黑的名声也一时大躁,面对流言蜚语,为了后女的前程,小丽不怕,可就怕了同床异梦人,男人自那次之后,挣的钱再也不给小丽花了。他们爷俩也是经常去离此不远的小姑家吃饭,为此小丽心灰意冷,一气之下回了娘家。男人不叫,小丽不回,就这样小丽又回到了单身生活。

单身生活几年后,小丽也三十多了,又在机械厂找了工作,为了多挣工资,小丽拼命干活干活,在厂子里也很受人尊敬,生活得不幸,也常常常得到工人们的怜悯,尤其是做饭的两位师傅,有好吃的总是留一份,在半晌的时候,向在车间门口工作的小丽招手示意,这份特殊的关心,让小丽倍感人生有了自信与奔头。

闺蜜燕又给介绍了一个男朋友,他叫卢法,在郑州上班,会开车,现做保险。不管他是做什么的,仅凭那堂堂赛潘安的相貌和1米75的匀称身材,就让小丽一见倾心,当天就互留电话,确定恋爱关系。而卢法对小丽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在与小丽依依分别后,未回到郑州自己的家便给小丽打来电话报平安。

卢法也是一名农村人,高中毕业后去大城市闯荡,做过出租司机,后来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炒股发了笔财,在老家盖了一所新房,后因股票暴跌又成了欠债者,媳妇离婚,女儿随他一起生活。离婚后两人尽管同在一个城市打工,却老死不相往来。
现今他改行做保险,业绩中上,兼职还做出租车司机,每天忙得不亦乐乎,对生活充满了极大的热情。

确定恋爱后,正值青春的小丽荷尔蒙饱满,分别两天后,便忍不住专程去了趟郑州,在他租住的屋内,两人干紫遇烈火,烧到了一起。在激情燃烧了半年后,两人彼此难分难舍了便向双方父母摊牌准备结婚。可就在这天,住在卢法出租屋里无所事事的小丽无意间发现了惊天的秘密,原来卢法有严重的糖尿病,怪不得每天早上上厕所反锁着门,原来是偷偷地在打胰岛素……
虽有万箭穿心般的难受,小丽在卢法的忏悔与哭声中选择了放弃,没有结果的深爱,让小丽仿佛经历了一次鬼门关,很久都难以从那份感情中挣脱出来,直至现在,小丽一直单身,哪怕再有人介绍相亲,小丽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般的拒绝着交往与涉足。

这段真挚的恋情一直在小丽的记忆深处,但随着日子的繁忙,那段记忆也渐渐在模糊着。

小丽拿着锁具,往直走到了今天这位客户门前。

“王师傅,开门,我来送锁。”


门开了,一脸灿烂笑容的小丽顿时僵在了那儿,手里的锁具差点儿掉了下来。面前开门的男人,是他,是那个让自己逼着忘记的卢法,如今的他,虽然分别十年但依然那么精神,身材没变,相貌也没变,十年来他保持的很好。倒是自己,身体发福不少,又不注意保养,被夏天的太阳晒得雀黑雀黑的。一种自卑油然而生。小丽稳住情绪,将锁具交给安装的王师傅,极其不自然又礼貌地问了问卢法现在的情况,知道他还在郑州开车,女儿也考上了研究生,但是因为太用功了,身体一直不好,最近女儿要从外地回来了。一边闲聊,一边观察他的家,三居室的房子,收拾得井井有条,像他一惯的作风。俩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王师傅的修锁声中消磨着时间,小丽问他要了电话号码,但其间卢法有两次都在问小丽喝茶不?令本来不太合谐的聊天倍显尴尬。
王师傅不大会就修好了锁,小丽跟卢书法同时从餐桌旁的椅子上站起身,而从另一间房里,也走出了一个和小丽年龄相当的女人,来到门边,检查锁是否修得合适。小丽在一愣神中明白了她的身份,扭头看了一眼卢法,又看了那女人一眠,不再说什么,只是对安门的王师傅说:“把余下的锁具收拾好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好的,慢走哈。”小丽虽未回头,也知道卢法依在门口,目送着自己的离去,直到小丽下得二楼走至楼道外,才听见了关门声。

“咱们这儿真是风水宝地,到哪都能碰到熟人。”小丽一边跟安门王师傅小声说道,一边掏出手机,删除了卢法的手机号。

“是啊,还是咱这县城大小了。”王师傅不明就里地回道。

共0页 0跳转
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app 幸运飞艇开奖